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收藏 > 艺术
投稿

争议不断赞誉不止:公共艺术的前世今生

2017-12-06 11:26:38 来源:artnet 作者: 责任编辑:ermier 浏览:

 

卡拉-沃克(Kara Walker),《A Subtlety…or the Marvelous Sugar Baby》,2014。图片:Courtesy of gigi viaflickr卡拉-沃克(Kara Walker),《A Subtlety…or the Marvelous Sugar Baby》,2014。图片:Courtesy of gigi viaflickr

  50年前,我们很难想象一座位于纽约的公共雕塑不是一尊英雄雕像。但是,正如纽约城市博物馆新开幕的展览《开放空间中的艺术:纽约公共艺术50年》(Art in the Open: Fifty Years of Public Artin New York)所展现的那样,在公园部门(Parks Department)、创意时代(CreativeTime, 1973年创立)、艺术百分比(Percent for Art, 1982年创立)、MTA艺术与设计(MTA Arts and Design, 1985年创立)与公共艺术基金(Public Art Fund, 1977年创立)的引领下,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公共艺术得到了井喷式发展。

  另外,今年是纽约第一场大型室外公共艺术展的50周年纪念。1967年,正是后来的公共艺术基金创始人多丽丝-弗里德曼(Doris Freedman)组织了第一场展览。

  “在纽约,我们拥有丰富得令人难以置信的公共设施来将艺术陈列于开放式的空间中,“博物馆策展人Lilly Tuttle在本次展览的导览中如是告诉artnet新闻。而这一切的起点都是1967年那场名为《环境中的雕塑》(Sculpture in the Environment)的群展。

  那场历史性的展览展出了包括路易斯-内维尔森(Louise Nevelson)、巴尼特-纽曼(Barnett Newman)和克拉斯-奥登堡(Claes Oldenburg)等在内的艺术家的作品。他们当时做了一件在如今绝不可能被许可的事——雇佣掘墓工们在中央公园内挖出一个6英尺宽的洞。在那次展览中,托尼-罗森塔尔(Tony Rosenthal)的雕塑《The Alamo》成为了受人喜爱的一件永久式的装置艺术作品。它在今天更广为人知的名字是“艾斯特广场立方体“(Astor Place Cube)。

  “上世纪60年代,一种表达艺术家之声的公共艺术模式与尖端艺术开始步入轨道,“ Tuttle说。 “在50年里,我们发现,艺术家们既使用诸如雕塑与壁画这样的传统媒介,也利用水与土地。他们在空中进行创作,于垃圾中创造艺术,或是和人们一起创作表演性质的艺术。公共艺术的范围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得到拓展。”

图片: 卡拉-沃克与艾格尼丝-迪尼斯(Agnes Denes)的作品在纽约城市博物馆的展览《开放空间中的艺术:纽约公共艺术50年》中展现。图片:Courtesy of the Museum of the City of New York图片: 卡拉-沃克与艾格尼丝-迪尼斯(Agnes Denes)的作品在纽约城市博物馆的展览《开放空间中的艺术:纽约公共艺术50年》中展现。图片:Courtesy of the Museum of the City of New York

  公共艺术品常常具有瞬时性且往往型号庞大,这便使其难以在博物馆的环境中陈列。于是,本次展览便成为了一场结合照片、预备模型、草图、录像以及其他文件的视觉盛宴。

  不过,这场展览也涵盖了一些原创作品。这里有Rob Pruitt的《安迪纪念碑》(The Andy Monument)。那是公共艺术基金在2011年为沃霍尔创作的即兴纪念的一个项目,但它同时也是卡拉-沃克在2014年于创意时代创作的重磅作品《一个微妙或奇妙的糖果宝贝》(A Subtlety, or the MarvellousSugar Baby)的聚酯树脂糖衣儿童之一。另一件稍经年岁的作品是创意时代另一项目的一部分,一个华尔街报摊—— 来自红色新郎(Red Grooms)1975年的作品《喧嚣曼哈顿》(Ruckus Manhattan)。那是一份纽约街景的大规模雕塑式重现。

红色新郎(Red Grooms), 《喧嚣曼哈顿》的部分,1975,在纽约城市博物馆的展览《开放空间中的艺术:纽约公共艺术50年》中展现。图片:Courtesy of the Museum of the City of New York  红色新郎(Red Grooms), 《喧嚣曼哈顿》的部分,1975,在纽约城市博物馆的展览《开放空间中的艺术:纽约公共艺术50年》中展现。图片:Courtesy of the Museum of the City of New York

  贯穿本次展览以及公共艺术历史的主题是争议。许多作品已经成为社群分歧的争论焦点——事实上,即使是那些历史英雄纪念碑也无法逃脱今日的批评。

  Tuttle说:“争议本身并不是一件坏事。“她指出,艺术家们正在寻求与观众展开一场对话,而且并不一定想要创作过于安全或者容易被接受的作品。

  在一些案例中,这场展览陈列了对各种艺术作品表示拒绝或者愤怒的政客或社区成员的信件。以下是5件出现于《开放空间中的艺术》中最具争议的公共作品:

  艾未未,《好围栏成就好邻居》(Good Fences Make Good Neighbors),2017

艾未未,《拱门》,2017。图片: By Jason Wyche, courtesy of Public Art Fund艾未未,《拱门》,2017。图片: By Jason Wyche, courtesy of Public Art Fund

  当与当局常持不同政见的中国艺术家艾未未于纽约着手创作一件雄心勃勃的全城公共艺术装置时,谁也不会惊讶他将利用这件作品公开表达自己的政治立场。但是,这个项目所传达的亲移民讯息并不能使民众信服。

  相反,纽约最近有关公共艺术的争议便起因于这个时长4个月,取名《好围栏成就好邻居》的展览,因为这场展览将取代华盛顿广场公园上的圣诞树,而那棵圣诞树传统意义上一直被视为凯旋门之下的骄傲。

  纽约居民对此十分生气,因为就这件艺术品将如何影响他们的节日庆典政府没有第一时间咨询他们的意见。根据华盛顿公园博客(Washington Square Park Blog)的说法,原本圣诞树将于12月6日亮灯,但它现在被摆放在了拱门与喷泉之间。

  克里斯托与珍妮-克劳德 (Christo and Jeanne Claude),《门》(The Gates),2015

克里斯托与珍妮-克劳德,《门》,2005,位于纽约中央公园。图片:By Wolfgang Volz, courtesy of the artists克里斯托与珍妮-克劳德,《门》,2005,位于纽约中央公园。图片:By Wolfgang Volz, courtesy of the artists

  “很多人不知道这件作品的创作历时26年之久,“ Tuttle谈到《门》时如是说。因为,这件艺术品最初的提议是于1979年发起的。

  尽管这个项目最终取得了巨大成功,它在游客稀少的二月吸引了大量参观者涌入公园,但在一开始纽约市否决了这个艺术家二人组所需的许可令。在纽约城市博物馆的展览上我们可以看到一份公园方面评估该项目潜在影响的报告复印件,以及来自公民与Audubon协会赞许1981年禁止该装置艺术措施的信件。(该协会“具有先见之明“的公文指出,“关于克里斯托之坚持不懈的记录很多。毫无疑问,他定会再次申请”。)

  “中央公园曾处于一个非常支离破碎与恶劣的状态之中“, Tuttle说。 “于是,一种想法油然而生:公园真正需要的是一场复原与改善。”

  时间快进到2005年,在纽约市长Michael Bloomberg的支持下,这个故事得以拥有了一个截然不同的结局。Tuttle表示,“这件作品的确提升了整座城市的精神,并且于21世纪初开启了一个拥有无畏、大胆、大规模到公共艺术的时代“。此外,Tuttle还将奥拉夫-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的《纽约城市瀑布》(New York City Waterfalls)与西野达的《发现哥伦布》(Discovering Columbus)列入了这份名单之中。

  基思-哈林(Keith Haring),《裂缝即怪咖》(Crack Is Wack),1986

基思-哈林,《裂缝即怪咖》,1986。图片: Courtesy of the New York City Department of Parks and Recreation基思-哈林,《裂缝即怪咖》,1986。图片: Courtesy of the New York City Department of Parks and Recreation

  当我们沿着哈莱姆河岸向南行驶,我们便可见到基思-哈林的壁画《裂缝即怪咖》。这件作品最初是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创作而成的,并导致了艺术家被捕以及作品的损毁。

  “这件作品之所以富有争议,因为它未经授权,“ Tuttle表示。“一方面这是一幅创作于市长Ed Koch打压涂鸦时期的涂鸦,另一方面它也被视为在南希-里根时代传达的一则禁毒信息—— ‘请说不‘。”正因如此,这位艺术家把纽约这座城市放置在了一个尴尬的位置上。

  那时,对事业刚刚起步的哈林而言正是一个重要时刻。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1982年的一份新闻报导中,记者Charles Osgood跟随哈林穿过地铁,以记录这位艺术家在空白的广告牌上用粉笔画画。而这份报导也于本次展览中被陈列了出来。

  但是,就在哈林遭受地下警察的骚扰之时,他也以数千美元的价格在艺术馆中出售着类似作品。Tuttle说,“他拥有越界法律的人格,但在同时,他也确实受人追捧的,并且日益成为城中心艺术界的宠儿“。

  最后,哈林仅为壁画《裂缝即怪咖》支付了100美元的罚金。他后来还收到了来自公园方面的道歉,并被要求重新创作这件作品以作为永久性装置艺术陈列。

  南希-斯佩罗(Nancy Spero),《给公众的信息》(Messages to the Public), 1982

南希-斯佩罗写给小汉斯的一封信,关于她被取消的公共艺术基金的作品《给公众的信息》。图片:致谢艺术家  南希-斯佩罗写给小汉斯的一封信,关于她被取消的公共艺术基金的作品《给公众的信息》。图片:致谢艺术家

  运营历史最悠久的公共艺术展览是公共艺术基金的《给公众的信息》系列。该系列于1982年至1990年的每个月在时代广场的大型炫彩灯光板上展现他们的作品。然而,其中一件作品并未被允许发布,而且出于记录的目的仅仅在广告牌上出现了一次。

  南希-斯佩罗原本想要传达一份具有支持堕胎倾向的信息,所以她设计了一些动画,其中写着“当然,孩子的出生便是我们的死亡。生而为女人,这是我们的战争“,以及“这个子宫不属于医生、法官、牧师和国家”。

  曾担任炫彩灯光版动画师的艺术家简-迪克森(Jane Dickson)找到公共艺术基金以寻求合作,他告诉artnet新闻:“然而事实却是我的老板是一位热忱的天主教徒。他否决了这份提案“。另外,除了不得不抨击斯佩罗的作品之外,迪克森还曾被迫加入了一项反堕胎的工作。“我们说,‘让我们来为我们选择的10位艺术家做展览,然后,这个非常蹩脚的胎儿片就诞生了!‘”

  “当老板看到我的作品时,我听说他愤怒了“,斯佩罗在给小汉斯的一封关于并未实现的艺术家项目展览的信中写道,“所以我的作品从未被播放过,艺术总监随后也被解雇了”。

  理查德-塞拉 (Richard Serra), 《倾斜之弧》(Tilted Arc), 1981

理查德-塞拉,《倾斜之弧》, 1981。图片: Courtesy of Frank Martin/BIPs/Getty Images 理查德-塞拉,《倾斜之弧》, 1981。图片: Courtesy of Frank Martin/BIPs/Getty Images

  1979年,美国总务管理局的建筑艺术项目小组委任理查德-塞拉为联邦广场(Federal Plaza)创作了一件永久性公共艺术品。两年后,塞拉创作了一面120英尺长,12英尺高,平分切割广场的COR-TEN生锈钢墙。而这件作品一经问世便遭到了各方反对。

  在最初的抗议之后,他们举行了公开听证会,并于1985年由陪审团投票否决了这项艺术工程。《倾斜之弧》也许是这个名单上最臭名昭着的雕塑。在它被移除之后,《纽约时报》将其称为“20世纪最具争议的雕塑之一,也是公共艺术的分水岭之作“。

  “《倾斜之弧》无疑是具有开创性的作品,“Tuttle说,“艺术家们在这件作品落成前后看待建筑物的态度发生了改变。他们对于公共性的看法也变得有所不同。”

  《开放空间中的艺术:纽约公共艺术50年》现于纽约城市博物馆展出。展馆地址为纽约第五大道1220号,103街,展览持续至2017年12月31日。

文章来源:artnet 责任编辑:ermier

 

亮宝楼客户端二维码
 
版权和转载声明
    凡标注有来源:亮宝楼xxx 字样的所有内容,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亮宝楼艺术文化网或:www.sxlbl.com;本站标注“禁止转载”字样的内容,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复制、篡改利用;本站其它媒体来源或收录的文章信息,并不代表我们的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性负责;同时我们声明:由于网络信息传播的特性,与本站非正式合作的任何个人或组织一概不予以支付任何稿费(或其他费用),如因文章或信息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的,请在15日内联系我们,双方取得联系和证实后我们将作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的服务;杜绝以任何理由索取稿费或诈骗的行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新闻热线:029-82069863 技术服务:029-82069863网上投稿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亮宝楼官网 www.sxlbl.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