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
投稿

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如何从工地变成博物馆

2018-03-30 10:23:10 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 责任编辑:残缺的美 浏览:

 

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执行馆长袁由敏(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供图)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执行馆长袁由敏(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供图)

  成为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以下简称设计博物馆)执行馆长后,袁由敏迎来了参加工作23年来最忙的一年,“已达巅峰。”在此之前,他广为人知的身份是杭州G20峰会会标设计总负责人、中国美术学院设计艺术学院教授、九月九号设计(Studio 0909)设计总监,及民艺博物馆开馆整体展览及形象设计负责人。

  原来也忙,但心态放松,现在他发现需要解决的事没有尽头。不过他很乐观,“挺好,不然我还瘦不下来。”有时到办公室,他会自嘲:“我是老中医就诊,门诊一个一个地过,不会断。”

  开馆展首当其冲。因全部涉及对外合作,展品租借、运输、保险等事所有人都从未遇过,每一步都如盲人摸象般摸索着走。又因语言和文化的差异,常规困难至少被放大3倍,再加上过紧时间及庞大内容,整个过程异常艰难。团队每个人都被迫进入无休止运转的漩涡中,如“迁徙的包豪斯:设计生活”策展人之一高原,会每晚抄送袁由敏10封英文邮件,“保守估算,他这个展览做完没有700-800封邮件是打不下来的。”其他人也都一样,基本上每天都是晚上七、八点钟离开办公室,然后回到家里发邮件。“开馆前,所有人已经把最困难的经验都体验了一遍。”但直到现在,他们还都不敢松气:开馆是个大考验。“4月8日”(开馆日)如同一把利剑悬在头顶,锋芒逼人。

  但事情远不止此。

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外部实景图  (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供图 摄影师:钱云峰)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外部实景图  (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供图 摄影师:钱云峰)

  “这是开馆,而非展览开幕,开馆展只是开馆的部分内容,约占所有开馆工作的30%。”年前,袁由敏梳理了24件未办事宜,其中,展览只占5件,而19件是非展览。从工地变成真正的空间,一间博物馆包含的内容复杂多样:灯光、音响、水电、家居、咖啡馆、文创店配套、工地验收、库房招投标及展签编排、主视觉、网站改版等,这70%的工作大众是不可见的。“大家希望开馆时网站顺畅、灯光明亮,咖啡厅有咖啡喝,文创店有产品卖,展览有展览看,报告厅有讲座,大厅里有表演,所有的安保、服务都井井有条,而这一切主要是在半年内做起来(主体工作从2017年8月开始启动)。”

  从占地6300平方米的三角形工地变身总建筑面积1.68万平方米的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袁由敏从设计师、专职教师变身一馆之长,半年时间里带领众人克服诸多可想象与不可想象的困难,在事件、人员、关系、空间、建筑、展览、物资等多领域多层级多维度的多个世界里翻滚腾挪,有时是咬牙坚持,有时需忍痛放弃,适时发挥国人的处世经验,但需坚守的国际标准和品质保证也绝不含糊。如“馆内策展空间高7米,我一开始就画了条3米高的线,要求所有呈现降到3米以下,以保持空间原来的感受,这是设计师对设计师的理解,也保证了设计品与人,空间尺度的关系。”但反过来,博物馆毕竟是一个公共空间,观众不能只纯粹体验空间。加上中国特殊国情“人多”,袁由敏一直思虑如何让这个空间留给真正看展的人而不是变成一个城市广场。

  想起这一路,他有时感觉挺像经历了一场“西游”:有的妖怪能打,有的打不了,有的举棒要打的时候来了一个保护神领走了。身为队长的他不仅负责布局、管理、分布人手等,有时还会亲自上阵。“虽然形形色色的事情不会伤害到性命,但每次都能让心跳瞬间停下。”

  只不过,打着打着,有人走了,有人升级了。

  可只要这件事做成了,一切都是值得的。

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内部实景图  (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供图 摄影师:钱云峰)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内部实景图  (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供图 摄影师:钱云峰)

  作为中国首座真正意义上的设计博物馆,坐落于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由葡萄牙国宝级的建筑师阿尔瓦罗·西扎(álvaroSiza)设计的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新馆被业界和大众寄于厚望。它的建成及运作,打开的心态和溯源归真的责任感,及集结全球优势资源的雄厚背景,伴随中国国力在国际范围的整体上扬,必将给中国公众再次接近设计真相的良机。

  正式开馆前,执行馆长袁由敏通过雅昌艺术网独家透露了诸多细节,如开馆展、公教活动等。在他的娓娓叙述中,一座博物馆的“开馆”慢慢变得丰满,成为一段拥有真实血泪和真诚欢愉的难得过程。

  Q&A

  雅昌艺术网:您如何看待西扎?

  袁由敏:西扎本身就是一个传奇,他是1992年普利兹克奖的获奖者,他的女婿也是普利兹克奖获奖者。他本人是阿拉伯和以色列的混血后裔,精于计算,但画画得极好,有很多方面的素养,不同于常人。

  我很喜欢他这个馆红色外立面的处理方式,每块石头都是自然的,没有磨切,所以表面凹凸不平,最多甚至有4公分的厚薄差,这不符合常规施工要求,但这个自然表面和人生何其像?人生脚下每寸土地都不平整,需要自己去适应这个社会。

  雅昌艺术网:很多人对这个博物馆赋予厚望,因为它的起点、规模甚至整个构局都超越继有,这种情况下,它承担了更大的社会共鸣。

  袁由敏:这个博物馆的外形是个三角形,有三条边,其中两条都对着外放公路,且位于即将建成的杭州地铁6号线入口,这可能是一个隐喻:对社会公众的大力度辐射。举个例子:你从上海坐火车到杭州东站,直接坐地铁,出来就是这个博物馆的入口。

  作为中国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设计博物馆,这个馆的功能从收藏到展览、研究、出版、文献中心、公教等都具备,而且这一年来我们在全球积极搭建人脉平台,约签了八九家合作博物馆,如德国包豪斯、柏林德意志制造同盟、德国博朗私人博物馆、葡萄牙塞拉夫斯博物馆等。当然还在拓展,这是我们应该具有的视野。

  现在,整个社会对设计这个行业不是很了解,或者说,对这种生活方式不是很了解,所以博物馆和学校应该承担不同的教育功能,既要做学术性探讨,也要有普及性教育。我们最想做的就是告诉普通大众:设计和绘画、当代艺术不一样,它的切入点是大众生活。为什么我们很多展览都跨百年?因为只有纵向看百年变迁才能理解生活转换的实情。但生活是变化的,所以博物馆就是大众和专业人员间的沟通桥梁、跨越时间线的桥梁,以及各专业之间的沟通桥梁。设计是非常理性的呈现或梳理,是要搞清楚它对今天的生活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现代厨房从哪个地方开始?黑胶唱碟为什么消失…是让公众了解日常生活里的改变来自哪里。

  此外,博物馆也是通向未来的桥梁。有些主题我们做过研究,如德国科学家把鸟的骨骼切片放大后看到了不一样的气孔,按照这个生物状态设计仿生空心砖造房子,整个建筑重量轻了2/3,意味着同样的材料可以提升3倍高度。所以,你要是想了解一件事,不能仅了解现在,而且要知道未来。

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外部实景图  (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供图 摄影师:钱云峰)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外部实景图  (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供图 摄影师:钱云峰)

  雅昌艺术网:从设计师变身馆长,您如何应对这种身份转变?

  袁由敏:对我来说,这可能是某种命运的安排。过去我只针对学生教学,现在要考虑如何把这些知识推给公众,责任可能会更大,当然也会承担更多。

  博物馆学和设计实践完全是两码事,前者更多的是管理、沟通、组建平台,这对我来说的确是一个挑战,但优势也显而易见:它让我不再局限于“两个字体之间的字距是多少”,这种观察世界角度的转变在过去恰恰是缺少的,我能在这个年纪获取这种改变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雅昌艺术网:如何理解这座博物馆的策展定位?

  袁由敏:博物馆的开馆展和常规展不一样。博物馆每天要迎接观众,不停地向所有人讲解博物馆的理念、藏品内涵及对生活的投射,所以它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是永恒,要做到质量越来越好,研究能力越来越高,藏品越来越丰富。

  我们所有的展览都带有国际视野或跨文化、跨地域,有自己的判断力,有针对性介绍,这大概是我们今后策展的定位:兼顾设计学科里所有的专业,是“大设计”的概念,以及设计教育和社会领域各个层面,希望打破专业间既有的界限,以及设计师和生产及其他的界限,因为未来是不确定的。

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内部实景图  (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供图 摄影师:钱云峰)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内部实景图  (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供图 摄影师:钱云峰)

  雅昌艺术网:开馆展内容庞大,可否详细介绍?

  袁由敏:实际上,这次开馆共有5个展览和一个公教活动。

  “生活世界—馆藏西方现代设计”和“颠覆与重塑:馆藏马西莫?奥斯蒂男装”属于长期陈列。前者展品主要来自我们馆近现代西方设计收藏,选取了自19世纪中叶以来的约超过130位设计师的约430套(即730件)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展现了150多年的西方现代设计历史。后者分为三个部分,展现了马西莫一生具有创新性的成衣服装,同时辅以大量的创新面料、手稿、文献及影像。

  2019年是包豪斯百年,全球范围庆典中“迁徙的包豪斯:设计生活”是第一站,包括馆藏300多件包豪斯珍贵文献,展期为三个月。

  “超越建筑的西扎—葡萄牙著名建筑家阿尔瓦罗?西扎建筑与设计大展”会展出一批西扎著名建筑的模型,挑选时有几个原则:一是跨时间。西扎从1955年至今60多年的工作经历都囊括;二是跨领域。既有博物馆、学校、工厂,也有小型公共空间;三是跨地域。欧洲、亚洲、拉丁美洲都涉及。除建筑模型外,还有一些西扎在建筑空间里使用的设计产品,如家具、门把手、灯等。第三部分是他的旅行手稿,极其精彩。西扎有个习惯,喜欢走到哪儿画到哪儿,从这批手稿可看到西扎更丰富的艺术面貌。

  可以说,这是目前关于西扎最全面完整的一次个展。他今年已经85岁了,以后出行可能越来越不方便,这个馆奠基时他来了,中期也来过,但还没有看到这个房子落成的样子。

  博物馆建设过程中,西扎前后共制作了26个模型,有些是整体的,有些是局部推敲内部空间关系的,他把这批模型全捐给我们,包括图纸和手稿,我们会在一楼和二楼的长回廊处设一个长期陈列展,希望观众能藉此明白一块三角形地皮是怎样慢慢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除以上5个展览,开馆时还有一个公教活动“象棚-包豪斯人物空间剧场”,本次研究型表演同时回顾历史上的包豪斯舞台实验和中国宋代的杂剧表演,以历史的眼光重新审视二者,探索二者比较和对话的可能性,有即兴表演的成分。时间可长可短,现在设定的是15分钟,音乐家会现场根据表演配乐。第二天将组织专场,晚上则会通过一个讲座来介绍这个项目的来龙去脉。

  雅昌艺术网:除了万众期待的开馆展,还有哪些亮点值得关注?

  袁由敏:建筑师都有做家具的习惯,而买来的家具很难和建筑的风格语言完全契合,所以我们馆内的家居全部由西扎设计,观众看展同时,可以亲身使用大师设计的家具,切身感受设计带来的舒适与高端。当然,具体使用过程中也发生过小插曲:如报告厅的地面是斜的(之前隈研吾设计的民艺馆的地面也是斜的),而所有椅子脚原本是平的,若直接放上去,不仅人坐在上面会往下滑,而且椅子会移动。经多方反复沟通最后给出解决方案:每张椅子的每条腿都根据地形锯出合适的面,再加固,这就确保了设计与功能的无缝对接。

  此外,西扎设计的家具本身很有特色,如他设计一张椅子,不是看起来好就行,而是要反复试坐,测试好几年,才能修好一条曲线,“这个‘好’不是为了好看,而是为了人坐在上面的舒适度,但这是看不出来的,只有坐上去才能真正感受。”

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内部实景图  (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供图 摄影师:钱云峰)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内部实景图  (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供图 摄影师:钱云峰)

  雅昌艺术网:如何理解中国当下的设计困局?

  袁由敏:中国的设计困局首先可能是不自信,因此有一点迷失。我们终究不是喝牛奶、吃牛排长大的,如果把这个设计和我们的生活本源联系在一起,会发现完全是两码事。

  其次,现在年轻人很容易将“设计”等同“时尚”,其实最好的设计是朴素的,看不见的。如A4纸是一个标准件,全球通用,它漂亮吗?不漂亮。再比如,无嗅无味的空气是最好的,里边有好的味道是香水,不好的是臭味,臭味肯定不适合,香水会引起短时间兴奋,但时间长了同样受不了。所以,只有整个国家把设计视为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才是对设计真正的推动。

  这个馆的全称是“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此名称对应的承载责任自然很重,我们应该有我们的作为。中国美术学院90年的历史是靠很多先哲一步步建立起来的,再过一百年,我们也将成为历史。如何通过设计来说明、改变生活,改变价值观,刷新公众对“设计”的认知,乃至改变整个国家的设计土壤,是我们需要深虑的。

文章来源:雅昌艺术网 责任编辑:残缺的美

 

亮宝楼客户端二维码
 
版权和转载声明
    凡标注有来源:亮宝楼xxx 字样的所有内容,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亮宝楼艺术文化网或:www.sxlbl.com;本站标注“禁止转载”字样的内容,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复制、篡改利用;本站其它媒体来源或收录的文章信息,并不代表我们的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性负责;同时我们声明:由于网络信息传播的特性,与本站非正式合作的任何个人或组织一概不予以支付任何稿费(或其他费用),如因文章或信息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的,请在15日内联系我们,双方取得联系和证实后我们将作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的服务;杜绝以任何理由索取稿费或诈骗的行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业界 / 资讯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新闻热线:029-82069863 技术服务:029-82069863网上投稿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亮宝楼官网 www.sxlbl.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5